大众软件的最终幻想 也是传统纸媒体的最终幻想

我是《大众软件》(以下简称大软)的读者,同时也是3DM的编辑:张三李四,有幸能同时以读者和小编的身份,在此书一段我和大软的故事。

电子游戏,电脑硬件,想必是我等8、90后课余同学之间最主要的谈资之一。但作为初中起便住校的我,既没有大肆体验游戏的时间,也没有购置硬件的条件,每每下课听得同学之间你一言内存,他一语显卡,三五闲谈间尽是《光晕》、《魔兽》、《魔力宝贝》、《RO仙境传说》这些充满魅惑之力的言语,惹得我好生羡慕,既想好好体验一把,又想加入同学间的装X行列,在彩屏手机都尚未普及的多年以前,移动网络所能收获的信息实在是少得可怜,笔者本人又是不敢半夜从宿舍出逃遁入网吧的怂货,偶然间在周末返校时路过车站的书报亭,发现了从面子到里子都色彩斑斓的大众软件,我记得是05,06年的样子,那时候大软是全彩半月刊中售价比较良心的6.5元一刊(年代久远,如果记错了,也请见谅),随手翻几页,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般:“内存公布DDR2 技术频率进入1333MHz时代”,“英伟达发布7800GTX显卡 7000系列再添强将”,“暴雪宣布与九城达成合作,代理《魔兽世界》”等等这样的新闻在那时我们男生之间的冲击力丝毫不亚于现在的“XX出轨被抓现行”,“XXX宣布出柜”。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或者根本就没有原因,我毫不犹豫的买下了我的第一本大软,随后每半月一刊不落地买到我高中毕业为止。

我想很多大软的读者都会发现,当你把连续十几期的大软有序摆放,书脊也会拼成一幅完成的图片

因为大软,我拥有了和同学们闲谈富有的资本,他们甚至会有:“哇靠这消息你都知道,你小子晚上肯定爬出去上网了吧?”这样的怀疑,而因为住宿生活实在是枯燥乏味,半月刊性质的大软是我两周除了打球之余唯一的乐趣,来回看个好几遍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当然,除了大软上印的那些美丽性感的小姐姐可以解放青春期少男的压抑之外,更多的,我学到了很多学校电脑课之外的软硬件知识,也能了解当时的最新大作和热门游戏,攻略和评测甚至可以帮到真正在玩那款游戏的同学,“你到了XX关以后先XX然后再XXX,不用谢我,今天雷锋日,是我应该做的”

可以说大软安静的陪伴了我,无声的指引了我,可能这话有点太过肉麻,但是这话并不假。

魔之左手写在大软众筹项目里的话

很可惜,连大软的主编“魔之左手”都说出了这样的话,传统纸媒体确实已经像是一位风烛残年却又博学多才,阅历深厚的老人,很多刊物还在坚持,也有很多刊物在坚持的过程中燃烧殆尽,趋势使然,没有对错。强如诺基亚都有“我们什么都没做错,却输得失去了一切”这样的惨败,趋势的铁蹄过后,剩下的只是我们这样的读者、用户苟延残喘的情怀罢了。就连我也一样,拥有了笔记本电脑后几乎再没买过刊物,拥有了智能手机以后很少再去关心诺基亚的新动态,这不是我或者其他读者用户吃饱了就忘了厨子那般忘恩负义,我们一直都记得最初是谁为自己打开了大门,引领自己看的更远懂得更多,“我们什么都没做错,只是一切悄然都失去了。”

这是最后的大软。不,应该说“这是最后的大软了吗?”

这是属于大软的最终幻想,我粗鄙的认为这同时也是可以代表类型纸媒体的最终幻想,末日还没有来临,这也不是最后的诀别,之所以还有幻想,是因为最终一切都会圆满。

请所有还在路上的人,继续坚持。

离去只是为了更好的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